APP

主题:牌照惹得祸本贴被认定为精华

查看:12658
头衔:管理员
发帖: 5665
注册时间: 2016/3/9
楼主 只看楼主
发表于:2019/12/14 23:56:00   楼主 

作者:李军怀  宝鸡市作家协会会员

陕西岐山县造林镇人  高中毕业后步入社会,先十年混迹建筑行业,近十余年藏身中国农科城,在建材市场从事物流工作。






头衔:管理员
发帖: 5665
注册时间: 2016/3/9
楼主 只看楼主
发表于:2019/12/15 0:02:00   沙发 

我在洗脸盆前洗着右手食指上的红印泥,心里感觉比“杨白劳”还难受。

    早上8点30驾驶着自己的三轮摩托车去建材市场揽活,回家已经是晚上7点。中间水米没粘牙,饿了一整天肚子。

    不是货多的送不完,忙得顾不上吃饭。

    更悲催的是---摩托车“丢”了。

    时值冬季,早上天气冷。我和往常一样,到自己等活路的老地方---建材市场的马路边时不到9点。我的同行,那些拉货的脚夫已经有十几个了。开店的老板店铺的门大多还没开。冬季是装修房子的淡季,活路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我站在车旁,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天阴,冷。

    没货可拉,我拿出手机刷屏。

    老习惯,在QQ上码文字。这样不至于无聊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真快。十点半了,我没钓到一条“鱼”。

    低头刷手机时间久了,眼睛不舒服,抬头一瞥,马场十字路口出现了五,六个交警。

    交警一旁的我的“难兄难弟”就没管事,交警也没理睬这些没牌照的三轮摩托车。我想可能是上面来了大领导,交警出来站岗执勤。这场面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    我又边等活边低头刷手机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的车”一个戴眼镜的警察问我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我戴着头盔,标志明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”。我随声应答。

    “怎么只挂一个牌照?”

    “另外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遗了,也可能是让谁偷了。”

   “XX,你查一下xxxxx车牌号的信息。”眼睛男打电话。

    我的牌子有问题。那是去年六七月份,我的一个朋友给我的车牌。当时加油站不给没牌照车辆加油,朋友把他两轮摩托车的牌照给我一个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朋友的那个车牌号有什么麻烦事......”我暗自想。

    “这个车牌号查不出任何信息”眼镜男说。

    “你的牌照有问题。到交警队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有啥问题,别人给我的牌照。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 眼镜男让手下的兵动手行动。我的车一个警察驾驶,我被两个警察左右搀着,护驾着坐进了警车。

    路边的同行,行人,认识我的,不认识我的人纷纷做愕然状,疑惑状,围观看热闹。

   “我又没闯祸,没惹事,车一早上连地方都没挪,一个牌子,能有多大的事。”我心里暗想。警车后排座椅上两个警察把我夹在中间,我掏出手机,给媳妇微信留言

    “我车一早上没动,交警现在把我和车拉交警队。说车牌有问题”  

    事情发生时是11.29。中午10:32。

    未来将会发生什么,我不知道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我到交警队,有三个和我一样的“嫌疑人”,比我早到。个个都低着头,表情沮丧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办公室工作人员给我们一个递了一张纸,让写事情经过。头一次写这东西,相当陌生。交警显得不耐烦。他口述着,我一边听写。

    “你三个照他写这个范本写。你看你,写这歪歪斜斜,涂涂改改,浪费两张纸了。”交警把纸从一个身材魁梧,身体壮实的中年男子手下抽了过来,揉成一团,丢进了桌下的纸篓。“重写!”

    壮汉唯唯诺诺,“我几十年都没捉过笔杆子,字忘光了。”黝黑的面厐上阴云笼罩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人二十多岁,瘦瘦弱弱的,脸上痘痘不少。他在纸上写的几行字小又密不透风。从纸的一端斜向另一端。写完后,长长出了一口气,似乎憋了好久。

年龄最大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白白净净的男人。他身上穿着一件某品牌油漆的广告宣传外套,坐在椅子上,一言不发。

红绿灯十字,我骑电动车刚起步。脚踏板上一把蒜苔掉了,我媳妇下车去捡,交警上前拔掉了车钥匙......“痘痘”青年叹了一口气,“我不捡菜就好了。”警察没在房间的当儿,他小声告诉我的冤屈。

   “你不写,坐这等开会吗?”警察转身问“广告”男。

   “我等他的笔。”广告男人的声音沙哑哑。

   “麻利点,灶上都快开饭了。我们要吃饭。”警察急急躁躁得。

   “人家说为什么?.....”我接听媳妇的电话。

   “不准接打电话。再打,把你手机没收。”警察训斥着。

    天阴且冷,早上喝的稀饭,我上卫生间方便,警察在门口看守着。我趁机给媳妇发微信。“说是套牌。”

    警察吃饱喝足,轮换着看管我们4个人,壮汉说“让我出去吃碗饭,肚子饥了。”

   “不准,老实呆着。”警察说。

    看来中午要饿肚子了。

    中午饭没得吃,我就不明白,犯了多大的错误,让人不吃饭。我给警察说我出去吃碗饭主动回来,警察说:“不准许。”

    时间走得好慢好慢,一秒比一年还要漫长,还要难捱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人家警察上班。戴眼镜的警察进监管我们四个人的房间。“走,跟我走。”另有两个警察随后紧跟着我们。我们进了另一橦楼的地下室。经过了几道门,道道门在身后随即关闭。

    来到一间大厅,一面墙上赫然在目“执法大厅”。一个女警察在办公桌前的电脑上看着什么。“眼镜”警察在她一旁站着,点燃一支烟,吐出的烟圈缭绕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警察在门口整齐站立。

    “你们把外套脱掉,一个一个按顺序照相。”眼镜警察说

    我们不知道要干什么,一一照办。

    ......

 

    随后把我们另外一个房间,我一看门上一行字“询问室(1),要求我们缴光了身上的所有物品,我们把各自财物锁进了像超市储物箱的一个小柜子里,我 的柜子编号3。随后又带我们进了一个带栅栏的候问室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来一个,别的人等着”眼镜男说。

    广告男第一个出去了。

真正的“过堂“开始了。

快一个小时了,广告男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栅栏门外一张桌子,两个警察“看”着我们。 他们看手机,说信号时有时无。

    我索性在栅栏房间的长条凳子上睡起觉来。

    眼镜警察进来给看押我们的那两个警察说“上面通知开会,我让xx替换我。”

    广告男进来了,他说把他询问了一半,说会完了再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......

 

    我们四个人在等待候审的那漫长时间里,我把四个人仔细观察了一下,都是和我一样的穷苦人。

    广告男的毛衣胳肘窝有个“洞”,裤子上工作的灰尘都在。一看就是“干活人”,他说今年56了,早上出门去杨村社区干装修木工活,骑两轮摩托车让交警“逮”了。他是上川口当地人,自家门口,相当淡定。他和那个看押我们的一个警察(下川口)人连畔种地,两个人聊这聊那。

    壮实男衣着邋遢,他说自己有哮喘病,(脱衣照相那阵警察询问他身体有无什么病时他告诉人家的)他在老火车站那些给人搬家,砸墙,拉货。家里去年着火了,现在提裤子找不到腰,偏又碰上这事,他不停地长嘘短叹。

    痘痘男一声不吭,手托着下巴,低头望着地面发呆。

    我想“阎王爷不嫌小鬼瘦”,一个老鼠尾巴砸二十棒槌也砸不出一点血,你把我反正吃不了。即便是老虎,你吃我还要摆顺吃。我又没闯人命大祸,你还能审出个“罪”来。

    我想着想着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眼镜领导开完会询问我们时快到下午五点了,签字,按指印。询问完我们四个人,出交警队地下室时,夜色通明,天已黑了。我一看时间,18:20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家,明,后天我们不上班,星期一来这里,准备罚款。”这句话我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 我早上8:30出门,呆市场候活路二个小时,一趟货没送。10:32坐上警车,晚上6:20出的交警队。一口饭没吃,一口水没喝。一分钱没挣,害得媳妇下班后还来交警队找了我一回。(她没找到,那阵正询问我,不让她进去。媳妇晚上告诉我的。)

    交警队距离家有4里路远,平时驾驶摩托车,觉得城区小得半小时能转一圈,今天徒步往家走,觉得路像变长了。我边走边踢着路上一个空易拉罐饮料盒。骂了一句“王八蛋。”一脚踹飞了易拉罐。

    大街上灯红酒绿,车水马龙,一派繁华。

    重获自由的感觉真好!

    回家的路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节气快到大雪,北方早晚惯有的冷。

    我快走到小区时,媳妇打来电话问“你出来了没?饭好了。

    进入小区院子,我远远就看到自家厨房亮出的灯光,温暖的光,温馨的光,暖心的光。驱走了寒冷,心里暖暖的。

    家,世界上唯一庇护我的温馨港湾。

    上楼,开门。温暖包围了我。

    丈母娘和我媳妇在厨房里说着什么,我一头钻进卫生间,在水笼头下清洁着指头蛋上的红印泥,该死的红印泥,钻进了指甲缝里。

    心里长出了“杨白劳”似的辛酸。

    丈母娘见我头一句话“中午吃饭了么?中午把饭做好等你,吃饭时才知道警察把你抓去了。为啥事?”

   “没吃饭。”我说。

   “你没犯啥罪,外伙瞎东西连饭都不给你吃。我晩上熬糁子,早好了。炝的芥菜,刚烙的锅盔,你就辣酱先吃。这冷的天,饿了一天了。”丈母娘絮絮叨叨着。“你懵滴,你看警察给你寻事,你不会跑吗?他把车爱掀掀去,人先不受罪么。”

    丈母娘的话像xx堆里扔进了一根正燃烧的火柴棒,媳妇的话像引燃了xx捻子。“妈,你再包提那人了,一辈子把东西看的比人值钱,车推走了,拿啥挣钱?人家市场骑摩托车拉货的人多得很,警察为啥光抓他,怪他不长眼睛么。长短再别骑摩托车了......一天啥都没干,还吃锅盔......媳妇话像杈扬,土都扬不进去。

    老夫老妻半辈子了,我早知道她会这样,习惯了。

   “你别瓜了,把我饿死了,就把你哭死了。”我临阵不乱,知道她雷声大雨点小。

   “滚。”媳妇嗔骂到。

   “好,我立马滚到电视机跟前去。”我厚颜道。

    玉米糁子香甜,炝芥菜香味十足,我吃着吃着,想起一天来的遭遇,突然想穷苦人在这世上咋这难活,为吃一碗饭咋这难肠......

    那天晚上,母女俩毎晚看的电视剧《父母爱情》都没看,吃完饭就进房间早早休息了。

    怪我,全是因为我挂了别人的牌照。

    车被扣了,生活还得继续。

    早上和往常一样,下楼后习惯性的朝车位上一看,空荡荡的。只能步行去市场,像“孙少平”在桥头揽活一样,等待活路。

    难得的晴朗天。

    太阳从东南方向升起来,明晃晃的。城市从一夜酣睡中醒来。大部分的树叶已落。阳光洒落在树干,楼房,街道上,盛满了无限温情。摆早点的小贩忙得不亦乐乎。太阳底下晒暖暖的老太太,老头子。聊着家长里短,时间对于他们来说,仿佛是充足富有的。悠闲且惬意。散步的人三三两两结伴同行......路边绿化带边几只灰色的鸟啄食着小虫子。平时骑着摩托车匆匆忙忙地,这一切景象几乎是一闪而过。今天步行穿过小半个城,猛然发觉这慢节奏生活甚是美好。

    我在散步中陷入自省和反思。自己为什么整日忙忙碌碌?我环顾四周,认识的那些做生意的,那些拉货的脚夫,个个都忙忙碌碌。为生活,是多么一个光鲜响亮的理由。是,谁又不是为了生活呢?为了更美好的生活,谁能停下奋斗的脚步呢?那些晒太阳的老人,他们是安度晚年。那些散步晨练的人,是衣食无忧的退休人员。你,一个农民工,供着上大学,上高中的学生,怎能停下来?万万不能,你的责任还重大着......

    即便是送货的脚夫,里面也是三六九等。有些人年纪大了,重活干不动了,只好干一些轻省活,挣二三十元的运费。糊个口,自食其力,也算没有白糟踏五谷。我车没了,找他们搭帮干个活,他们挣个运费,我出一身汗,挣个力气钱,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老蒋就是这样一个人,光拉货,不搬运。他说年轻时把力出过头了,害腰痛。现在两个儿子都成家了,他主要任务是接孙子上下学。至于在市场拉货,纯属散心。他是搬迁户,城镇化建设中他分了两套房,所以他完全可以这样混。

    周六,周日两天,我虽然没了要饭的碗,但是人没闲,劳动没停。老蒋高兴,我也高兴。

    人在劳动中会忘掉那些不开心的事。劳动给人的是一种真正的踏实感。我偶尔为我卑微的工作汗颜自卑过,但是和劳动所获得的充实相比,这是多么不值一提。

只有想办法,人总是有出路的。

两天的时间过得真快。明天就周一了,一想到警察说的“周一罚款。”我的郁闷偷偷冒了出来。

我是周一下午主动去的交警队。办案的张姓民警是个精干的小伙子,扣车的那天见过面,今天看起来心情好,见面后态度温和,不像上次那样严肃冷冰。

   “你想好了没有?想好了就签字。”张警官对坐在椅子上的另外一个黑瘦的中年男人说。

    那个人一声不吭,看起来很生气。

    青年警官泡了一杯茶,把杯子晃了晃,说“你要办就快点,我还有别的事。你不办了我就走呀。”

    座椅上的那个人腾地站了起来,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证件。我一看,是驾驶证。

   “这就是亏人!”那个人忿忿地说。然后就摔门而去。

   “你别走,把字签了。”警官招呼他。

    那个人随即进门,拿起桌子上的笔,写下“XXX”。按了指印。头也不回地走了,门又重重地摔了一下。

    张警官说“你和他一样,来,签字。

    我接过他递过来的处罚单,一看罚款金额。心里瞬间像坠进了冰窖。

   “这么多!我和人家不一样,我骑拐的,下苦力,收入低且不稳定。风里来,雨里去,一年也挣不了多少钱。还供着两个学生娃,你手抬一下,我就活过来了......”我给警官递过一支烟,这时房间里只有我和他。

    警官接过烟,点着后吸了一口,笑着说:“罚款金额是省上订的,我又改不了。”

   “兄弟,我不是不接受处罚。你少罚点,我挣钱太不容易。你们就不能批评,教育一下吗?......”

   “批评,教育就是罚款,我们年终任务没完成。我给你说,即就是公安厅厅长,公安部部长来,都是罚这么多。你赶签字。”张警官笑得很真实。

    正在我央求张警官的当儿,当天“抓”我的眼镜警察进来了。身后跟了四个警察。

   “我中午去五泉办个案子,你们几个把昨天那几个人的事抓紧办。”

   “魏队,你抬抬手,少罚一点。”我直接给领导求情。”

   “没办法。”眼镜警官一口官腔。

    我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眼镜男接个电话出门,我一看,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接完了电话,我上前再次给他说好话求情。

    谁知道他说“你签字就签,不签就算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进屋给那个张警官说“你给他卷宗上写个拒签。”

    几个警察跟着眼镜男钻进了警车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我也觉得再说是白费口舌,不想说了。坐在椅子上,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青年张警官在电脑上看着什么,说“你签不签只是个形式,罚单已生效了,超过日期,要缴滞留金,从今天开始计日期了。”

    我坐了一会儿,拒签,直接回家。

   “咋是一群听不进去人话的东西?我真是遇见鬼了。哎!倒霉透顶。”我边走边在心里骂着。

    外面阳光灿烂,可是我心里乱糟糟,像一团理不出头绪的麻团。

    压力山大!

    我自己办不了,不一定别人办不了。我想到了“找人。”

    从车被扣的那一刻,我就“找人”。找的人正好和那个眼镜领导“熟”,当天就“捞”我。领导说“星期一上班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处罚单,就明白领导纯粹是哄人。

    罚金超出我的想象,几乎能买一辆新车。真TM的狠。我几个月的汗水白白流了。刀子没扎在谁心上,肯定不知道有多疼。

    我一个老农民,能犯多大的事。只想凭一双手出力流汗多挣几个钱,别的事谁拿枪逼着我干我都不会干,我招惹谁了?这么倒霉。不就是一个摩托车照牌吗?我没牌照加油站不给加油,我要办牌照交管部门又说办不成。说我车过两年了办不了。我要生活,娃要上学,我只好向朋友借他的两轮摩托车牌照用,我俩一个挂一个牌照,市场上无牌无证的车多如牛毛,又不是我一个挂别人牌照,我没闯红灯,没撞什么,在马路边停着都遭横祸,真是倒了八辈子霉。

    我不死心,罚金太多,再找找人,看能不能让人家少罚点。

    人找到了,那人和交警队眼镜领导相当熟。回话说我现在挂网上了,罚款非交不可。

    我必“死”无疑了。

    我挣扎了两天,屁用没有,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“谁料想大祸从天降,一祸未了又遭殃。”我去交罚款的路上,低声哼起了秦腔。不管不顾,任由路人诧异的目光。

    步入银行大堂,值班经理是个女的,问我办什么业务,我不好意思说,递过交警队给的单子。那女的填单子时问我填多少,我给她一说,她张大了嘴巴:“啊!这么多!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怎么说。脸火辣辣地烧。

    我心中的无奈和憋屈在熊熊燃烧......

    为我的无能,为我的倒霉,

    我感谢真心实意帮我的朋友,第一时间找人。世上事千头万绪,大致分为两类。别人的事,自己的事。真朋友是你遇到事,实心实意帮你。知道你的痛。交财遇事知人心,古语千真万确。人啊,认清你的朋友。

    刀子扎上疼,拔掉就不疼了。没有过不去的坎,谁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。铁打的江山流水的官,谁的头也不是铁箍的。试问:如果抓的是他的亲戚,朋友.....,他是否会铁面无情?这个问号不是我一个人问。我为我个人的渺小和无能悲哀,我为城市边缘的底层百姓悲哀,弱势群体,在这个世界,生存如此艰难。

    就像我,一年从头到尾,站在这个城市的马路边讨口饭,维持生计,从早站在晚,运气不好时,一天一分钱挣不到。运气好,还不能让交警“抓”住,一天挣几个血汗钱。你挣还是不挣,我是死是活,只有家人在心上,只有极少数的真正在乎你的人关注你。生活,只相信努力和成功。

    我只希望自己有个好身体,好好干活,只有这样,我才能在城市活下去。

    我放过我自己,放下生活中的不顺心不如意,明天,还得继续。

    罚款一缴,我的讨饭“碗”又回来了。牌照仍然挂不了。我离开交警队时,张警官笑着说“下次若再抓住,还得罚这么多。”他善意的提醒我却说不出“谢谢”。

    下一个倒霉者是谁呢?张三,李四.....

    长痛当哭,可是我哭不出来,也许眼泪早干了。我只怨我,是个没用的进城务工者。民不跟官斗,你纵有一千条一万条理由,屁用没有,你耗不起,拖不起。你是草芥,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,你粉身碎骨,一文不值。你是弱者,必输无疑。

    命,谁都逃脱命运和不可预知的未来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!但愿明天能好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牌照,一个星期让我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怪谁呢?当然只能怪我。

   “你交不起罚款你可以不缴。你可以不管,你可以走了。”那个警察烦我央求他少罚些。

    只有我知道他开的罚金,我得干多少日子才能挣到。他笔下轻轻一写,我要白白流多少汗水。

    穷人没钱,想少花点错了吗?求人家少罚点错了吗?市场上许多开拐的没挂牌照,想省千二八百。没本事的人挣钱太不容易。有钱,我才不开拐的呢。

    市场上我们一个伙计,四个人开拐的去工地给大卡车上装废钢筋,他的拐的工地不让进,停放在马路边。转眼的功夫,车就不见了。他一个大男人坐在马路边哇哇大哭。他知道他的钱来的有多不容易。小偷才不管这些事。

    天天和我在一起的老赵说“我去年让交警抓住,中午把车扣了,晚上我就把车要出来了。要有人,咱们挣点钱难,一天天活少了,咋办呀。”

    是,没出事天天穿行在大街小巷,下个苦,挣几个钱,觉得自由自在。一出事,大老远看见穿制服的交警,我就吓得调头就跑。

    儿子这周上学时没问我要生活费,他妈给说:“你爸闯祸,让罚了许多钱。你要好好念书。......

    媳妇说“本来想换灶头,这下,又泡汤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牌照,惹得全家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Q精神还是有用的,只有人在,钱还是能挣回来的。

    朋友打电话安慰,劝想开些。是,想不开又能怎样,人要认命。命,只能认。不认命,你又能怎样。

    交警执法没错,一切错都是因我引起。一句话,穷人,难活。只因为我穷。

    一个牌照,让我明白我是怎么难活。

    只要我活着,就有希望。

    低下头好好干,只有干,我才有活下去的希望。

    时代潮流的一个浪头打上来,足以呛得我窒息。

    我的名字叫弱者。

    我的故事讲完了,有的人笑,从来不缺围观看热闹的。从来都这样。有人笑,有人哭。谁不是笑笑别人又被别人笑笑。人生就是这样无奈。你,我,他,谁能逃得脱。

    我说我的痛。文字是安抚我的一个方式。我在安静和浮躁之间保持一种警惕和平衡。

故事发生之地:陕西咸阳市杨凌区

故事发生时间:2019年12月



头衔:新兵
发帖: 2
注册时间: 2014/7/29
发表于:2019/12/15 0:54:00   藤椅 
文笔真好,不过穷不是违法的理由。没有牌照肯定也没保险,万一出了交通事故后果不堪设想。
头衔:新兵
发帖: 1
注册时间: 2017/12/20
发表于:2019/12/15 1:08:00   板凳 
自古以来天下乌鸦一般黑
头衔:新兵
发帖: 2
注册时间: 2019/3/21
发表于:2019/12/15 1:21:00   报纸 
没吃晚饭加班到十二点多才到家,一身灰头土脸,煮了碗泡面充饥时看到这个帖子,文章很长,文笔朴实的像根老玉米,很想说些什么,竟也不知说些什么,同是社会底层打滚的人午夜路过
头衔:中尉
发帖: 14
注册时间: 2019/12/14
发表于:2019/12/15 4:35:00   地板 
套牌没有保险,害人害己.
头衔:新兵
发帖: 2
注册时间: 2019/8/18
发表于:2019/12/15 7:33:00   7楼 
出事咋办?前几天义乌电动车违法撞上宾利,20万修车费,电动车自己淘!到那时谁会理你是“穷人”!照我说越是条件不好,越要正规上路!
头衔:新兵
发帖: 1
注册时间: 2019/12/15
发表于:2019/12/15 9:41:00   8楼 

没手续、套牌是不对。但是拉活的三轮有多少没上牌的,交警心里没点逼数?以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年底任务没完成就开始收拾你了。执法不严,挑一个两个宰,他们也知道带走的多了,钱收不上来,还有稳定性问题

头衔:中尉
发帖: 22
注册时间: 2016/1/19
发表于:2019/12/15 12:24:00   9楼 

其心可诛!我就不信你这三轮上不了牌,你叫卖车的给你上,上不了就不买,找上得了的买。你这不上牌或者买上不了牌的三无摩托车被交警抓不是正正常常的。这跟穷不穷没有关系,别特么制造阶级。你是交警你也得抓无牌无证的车!大家买车上路本来就要证件齐全,你说你停路边就被查,我就问你你证件齐全你怕查吗?交警还得给你敬礼跟你说:一路平安!

再说人都是自私的,你现在没出事故你当然说没事,你出事故谁也不能保证你无牌无证你不会肇事逃逸。你说你不会,对不起你出事故会不会肇事逃逸跟谁都没有关系。我们要做的是,不管是谁都不能肇事逃逸!逃逸抓得到,逃不了!你无牌无证实在没办法保证这点。而且人性是最经不住考验的,他爸是李刚都能逃逸,更何况你爸不是李刚还无牌无证。

所以,全篇一派胡言,博取同情,制造阶级!你特么车都买了,多花1千块钱上牌上保险怎么了?没驾驶证去考啊,一个D证两天考试,1个月拿证。一点都不难好不好。

头衔:中尉
发帖: 22
注册时间: 2016/1/19
发表于:2019/12/15 12:32:00   10楼 

证件齐全对自己是保障对他人也是保障。

而且守规矩开车不管出现什么事故都是民事案件。出了人命都不用坐牢还有保险赔(当然不想出事),这还不好不去上牌?!


回复主题:牌照惹得祸        每楼可发图片5张